首页 光阴之外 书架
设置 报错 书页
A-24A+
默认
第二百三十九章 猎异来人(2 / 2)
上一页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看不透的,往往都是因层次不够。

这些天骄不是傻子,这个道理他们自然很懂,另外第七峰与他们无关,许青也与他们无关

,所以这件事他们大都不想参合进去。

可龙生九子,子子不同,终究是有人在看到如此情况后,依旧还是无法放弃-一些利益,毕竟许青那里抓捕夜鸠之事,使得七宗联盟的天骄里,有人心底极为不悦。

七宗联盟的天骄,虽不是都与夜鸩有交易,但想要购买养宝人的大主顾,显然不是只有司马陵一人。

但这些不想放弃利益之人,也在等,等猎异门。

猎异门,在七宗联盟内不是最强,可论旁人对其忌惮的程度,不比凌云剑宗差多少。

此门一向是以护短与诡异着称,也正是因此,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招惹他们,因常年与诡异打交道后,在其他宗看去,猎异门的人,都是疯子。

与离途教的疯子不同,离途教制少是为了一个理想而作出各种疯狂之事,但猎异门不一样

,他们很多时候的行事之法,七宗联盟看不透,甚制

猎异门内的弟子,也都看不透彼此的想法。

所以,司马陵被镇压之事,猎异门不会善罢休。

事实也的确如此,五天后,七血瞳的港口外,禁海上,飘来--艘孤舟。

这是一艘以白骨制作的舟船,舟船相对不大,只有十来丈,通体细长的同时,看起来好似一个巨兽的臂骨。

而在这骨舟的两侧,哪怕是大白天的,也能看到伸出无数飘摇的半透明鬼手,在海上不断地拨弄,如同一根根浆。

放眼看去,这上面的鬼手数量怕是足足数千之多,在它们的不断拨弄中,这艘骨舟慢慢接近了七血瞳的港口。

与当初七宗联盟的到来不一样,这骨舟的到来很是客气,在港口阵法外停顿,从内走出一个身穿白色长裙,有着一头落地黑发的女子。

这女子看起来年龄不大,相貌极为秀美,只是面色无比的苍白,似不知多少年没有见到阳光一样。

她手里拿着一把伞,撑在头顶,而仔细去看可以看到,这把伞上赫然存在了无数的诡异面孔,它们又哭又笑,时而还在彼此撕咬,狰狞无比。

看起来让人心头发慌,可每当白衣女子的手轻轻转动伞柄,上面的所有面孔都会颤抖,露出惊恐。

「猎异门,司马茹,拜访七血曈。「阵法外,这白衣女子,轻声开口,声音透着清冷,好似寒风吹拂。

很快,阵法开启,这艘骨舟飘然间,选择了一百七十六港靠岸。

在靠岸的一刻,撑着鬼伞的白衣女子,默默漂上了岸,一路慢吞吞的向着一百七十六港的捕凶司而去。

她头发很长,落在地面上,所过之处地面都会蠕动,好似活化了一半,长出一个个黑球鬼脸小人,蹦蹦跳跳间,追着白衣女子而去,口中还传出诡异的童谣。

「一根骨头轻轻打,两只眼珠向外扒。「

「三下就能敲开壳,四条舌头快来抓。

「五个朋友力气大,六个小手往里挖「

这童谣好似无数孩童在唱歌,可无论是声音还是句子,都充满了阴森之意,使得那白衣女子所过之处的所有人,无不骇然,纷纷倒退不敢靠近。

就这样,这白衣女子一路,距离捕凶司越来越近。

而她的到来,也第-时间就被七宗联盟的那些天骄知晓,一个个纷纷远远感知,各自吸了口气。

「猎异门司马茹,司马陵的亲姐姐,更是上一代猎异门的天骄道子,晋升金丹后听说始终

闭关,在冲击第二天宫

「她居然来了「

「来的不是她本体,而是她的一个诡异之身!

「我听过这个分身,这是司马茹筑基境时,以自身一根骨头炼制出来,融入了诡异,虽达不到金丹战力,但据说能展现出镇压四火之力

「应该达不到五火,而是四火半的战力,但哪怕多了半火之力,也足以镇压四火了!「

这些七宗联盟天骄,一个个飞速彼此传音,各自心神震动,可却不敢过于靠近,因为猎异门都是疯子,他们担心对方镇压了许青后,打的兴起,也将他们镇压一下。

而此刻,第一百七十六港的街头,被这些天骄无比忌惮的白衣女子,在身后越来越多黑球

鬼脸小人如豆子-般跳来跳去的跟随里,在它们的歌谣越发阴森里中,走到了捕凶司的大门前。

其头顶上空,隐隐有黑雾笼罩,庞大无比,幻化出狰狞鬼脸,俯视捕凶司。

铺凶司的门前,没有人。

大门门敞开,可以看到深处会客厅的上首位,坐着一俊朗非凡的少年身影,正隔着大院,面

无表情的向她看来。

白衣女子神色如常,凝望少年,许久苍白的面孔浮出淡淡笑容,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得体的

同时,也处处透着淡雅,好似大家闺秀一般,轻声开口。

「我来接我弟弟,回家。

上一页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首页书架报错推荐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