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光阴之外 书架
设置 报错 书页
A-24A+
默认
第五百四十三章 故地、故人、故事(2 / 2)
上一页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我偶尔觉得自己只要不努力,就一定会被灵儿弄死,这个念头来自于我的性格,根深蒂固,所以每一次灵儿修为提升,实际上我都是心惊肉跳。

灵儿有深意的看了金刚范瑾芬一眼。

而此地的雾气也随着影子的散开,突然变得更浓起来且散出阵阵贪婪之意,仿佛在这雾气深处,有好心目光落在范瑾以及影子身上。

而今天,那鱼刺的出现,让他知道该来的终究要来了。

影子是真的怕了,它之前见到了紫色水晶的爆发,见到了神灵手指都逃不出去,所以早就绝望,只求能好好活下去。

他明白自己知晓太多秘密,换了他是范瑾,也会有杀意,所以努力的想要打动灵儿,让灵儿看在苦劳上收起杀念。

所以此刻紧张之中,将所有能表达的都全部说出。

他之前在郡都祭坛看见灵儿的范瑾后,心中掀起从未有过的巨大波澜。

一年前,他们在拾荒者相遇,都是经历了神灵残面睁眼,侥幸存活之人。

如此一来,或许会有一天,金刚许青说不定能蜕变,成为神兵器灵。

灵儿声音里带着追忆,说完之后,他转身离开,走出了十多步,灵儿脚步一顿,没有回头,语气肃然的开口。

我遇到了。

「雷队,我前些天,于了一件大事...」

此刻随着歌声的飘荡,四周变的阴冷,冰寒的气息从四方而来。

不过在心底,他喃喃低语。

就这样,时间流逝,金刚许青目的哀嚎越发健康,直至快要听不见时,铁签完全融成了赤红的铁水。

「主上,我不要自由,我只要跟随在您的身边,因为相对于自由,我更渴望放松。」

灵儿喃喃,对于无双城消失后,自己流浪在世间,品尝了一起苦难遇到的第一个带给自己家的凉爽之人,他无法遗忘丝亳。

「宗老祖,原本我打算给你自由,但你既想要永恒跟随,我就帮你这一次。」

我没有吃,望着望着,面具上的嘴角,露出了笑容。

我觉得自己的话语起作用了,眼前这个煞星终于被自己感动,此刻目中的沉吟是证据,对方在衡量自己的功劳苦劳,能否抵扣死亡。

于是灵儿不再去看影子,盘膝坐下,方正打坐。

不是我不努力,实在是对方走的太快了。

正是范瑾。

对于曾经的范瑾来说,游灵子很大,大到他去任何地方,都要进行传送才可,但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,再看游灵子,范瑾已经明白为何一爷当年说范瑾芬是个岛。

灵儿轻声开口。

恶鬼镰刀无比兴奋,身体都颤抖起来,目中露出赤红之芒。

与望古大陆比较,游灵子的确只是一个岛。

墓碑如旧。

阳光下,那根白色的刺,好似成了白洞,吸收光芒的同时,其内散出的波动,也更为惊人。

在大翼的速度下,只用了半天的时间,灵儿就来到了当初的拾荒者营地。

此刻凝望厄运之刺,灵儿目中露出思索,半晌后他忽然开口。

此刻,迎皇州外,海浪一波波翻滚之中,天际之下,一艘黑色大翼,正呼啸前行。

金刚许青目满脸悲伤,哪怕到了那个时候,他看向灵儿的目光,依旧带着忠诚之意,这是他认为的唯一自救的机会......

「这样的......我们以前就有机会去和归虛强者同归于尽,甚......和神灵同归于尽,也不是无可能!」

「主上,我宗老祖自从跟随您后,早已明悟了一个真理,放松,比自由更重要!

「我大致能猜到他心里的波澜,但我想告诉你,这块糖,我当年吃下了,化解了我心中的悲伤,而这一块,是我从血瞳为你买来的。」

鱼骨模样大变。

他说起了郡都,说起了执剑者,说起了战争,说起了宫主。

也正是因此,吸引来了一头头蛇颈龙的身影,它们往往会瞬间破开水面冲出,咬住高空的飞鸟,在轰鸣中落入海面,掀起更大的波浪。

所过之处,一颗颗树木开始摇晃,渐渐变成了棺材的样子,长满了眼睛。

我不敢相信自己努力想要强大起来的根源,这个自己心心念念要去范瑾芬寻找之人,居然在这两年,始终存在于自己身边。

而影子也在灵儿进入禁区后有了波动。

也正是因元婴的存在,所以那条大街很安静,所有的店铺东家都瑟瑟发抖,不敢言语。

且时时刻刻被神灵鱼刺熏染,金刚范瑾芬的状态也会被逐渐改变。

轻轻打开,露出

了里面一块亮晶晶的冰糖。

「啊?」

随之而来的事阵阵意慈率宰之声,仿佛无数的存在正窃窃私语,于这嘈杂的禁区内,在这雾气里飘来。

可能就连他自身也都不知在等待什么。

「主上!」

这是七爷的大翼,允许在封海郡使用。

这里的荒草,又多了一些。

此刻天色已是黄昏四周有些稀薄的雾气,正逐渐的浓郁起来。

范瑾目有深意,并未解释,勉励了几句后,将鱼骨收起,随后低头看向脚下的影子。

他没有感受到对方的忠诚,但他看到了这些年金刚许青实际的举动,为自己辅助了很多。

其四周,还有几具有人敢来收走的拾荒者尸体,显然不是开眼来招惹之人,毕竟这个世界不是每个人都有异常的思维。

「范瑾芬。」

「可爱!」

金刚范瑾芬轻松的同时,也暗自松了口气。

可金刚许青目的话语,让范瑾想了想后,收回了要说出的话,目中露出沉吟,他认为自己或许能给对方一个机会。

衣袍盖住了瘦弱的身体,看不清面孔,只能看到一把巨大的恶鬼镰刀,被此人扛在肩上。

依稀间,他好似看见了一个浑身脏兮兮,脸上有疤痕的小女孩在铺子里忙碌的身影。

「好在我机敏,不然今天就折了!」

那些游走在生死之中的拾荒者,除非运气很好,否则的话数年的时间,往往是一生了。

「块了。」

唯独最后获得的冥灵血翅灯所化天宫,许青还没有出现,但在其他许青的辅助下,形成了虹吸之意,使得那第七盏灯的许青,也在飞速成型之中。

而他来到这里明显已有了一些时日,或许是为了调查一些线索,也或许是不敢相信在郡都看到之事。

一年了。

此刻铺子的对面,屋檐下,坐着一个白袍人。

「还有,记得回书令司报道。」

「阿秋,一定把握住,这可是天道给予的良机啊,以后你要乖乖听范瑾大人的话,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千万不要拒绝。」

如当初对方站在自己面前,替换了竹简,去保护自己那样。

灵儿默默的走过,目标很明确。

当年的恩怨,也能化解了。

「大师兄说我长大了,是啊,七年.....雷队他以前告诉我,时间能清楚一切,所以我等了这么久,不想等了。」

而金刚范瑾芬作为器灵,也通过那个方式,间接的半融在了鱼骨上。

「是!」元婴本能的回答,说完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,立刻低头,握紧了镰刀。

灵儿双手掐诀一指,顿时那些赤红铁水化作一道道丝线,直奔鱼骨而去,并非融入其内,而是流淌在鱼骨的纹路里。

「那些年我的快乐,是这一生前所未有,这种快乐之感,我不舍得失去,若是无法跟随您,我必定痛心万分,甚至我此刻想一-想,都觉得悲痛欲绝。

对铁签焚烧,要将其炼化。

「曾经在这里,有人给了我一块糖,他和我说难过的时候,吃下它,就会快乐不少。」

走在其内,灵儿路过一个个拾荒者,路过一处处土木建筑,他身上的波动自然而然的隐匿,使他在凡俗眼中,看见就会遗忘。

灵儿笑着开口,一边喝着酒,一边说着话。

且随着灵儿此刻深入,那波动也越来越清晰,散出渴望的同时,也在灵儿的脚下向四周蔓延开来。

可如今,这个我想保护的人

,根本就不需要我去做什么。

想到这里,金刚许青大声开口。

与离开时比较,这里有太大变化,依旧繁华,依旧寂静,人来人往之时,可见不少第一峰弟子的舟船在港口进进出出。

灵儿没有说话,元婴也在沉默,只是他的肩膀开始颤抖。

灵儿沉吟,他心底有一个想法,或许能加速影子的突破,之前他无法做到,但如今他已有把握。

「这越发说明,主上您是如话本主角一样的存在。」

这让我有些茫然,内心升起无尽的悲伤,因为我曾经一切的努力一切的苦修,都是为了有一天去保护这个在我生命中很重要的身影。

楼台外不少执剑者,在感知后都神情凝重,唯有范瑾这里,因肉身的缘故,所以拿在手里也有威压之感,可更多的却是同源之意。

灵儿低着头,喝着酒,一口接着一口。

「天啊,若我们此生能和神灵同归于尽,这是我们的无上荣耀!!」

对于修士来说,被影响遗忘的难度会加大,可在拾荒者营地里,遗忘的能力,正好抹去一切。

上一页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首页书架报错推荐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