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光阴之外 书架
设置 报错 书页
A-24A+
默认
第六百零九章 老祖有礼貌(1 / 2)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此刻,药铺外,风依旧在狰狞的呼啸,传出尖锐之音,透着恐怖之感,而整个土城的气息也在那数千守风一族修士的冷傲中,越发凝重与冰寒。

“那小贼如今怕是正跪在老祖面前求饶!”

“哼,求饶如果有用,那么这天下就彻底太平了。”

“偷走我族圣物,按照老祖的习惯,此人将被拔下皮,制作成一个风灯,以其尸油燃火,灵魂在内不断焚烧。”

守风一族的族人,一个个冷笑,尤其是与许青交手的那几个白袍人,此刻一个个心底都在兴奋的期待。

“那小贼当日有多嚣张,今日就有多凄惨!”

“抢走我们的圣物,又逃过我们的追杀,此人的确有点本事,可没用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他注定只能苦涩。”

“若老祖将其点灯,我定要将其借来,放在我洞府内把玩一番。”

“还有那个鹦鹉以及恶灵!”

这几个当日与许青交手的白袍人聚在一起,轻笑议论,目中都露出期待,时而看向药铺。

虽老祖进去的时间有点久了,可他们没有任何担心,就算是那四个灵藏族老,也是这般认为。

他们望着关闭大门的药铺,没有在里面感受到任何波动,这是正常的,以老祖的修为走入进去后,看到之人根本就没有还手的能力。

“恐怕只需一眼,里面的人就心神崩塌了。”

“听说老祖早年在外游历,喜欢将对手制作成一个个小玩意,想来在里面有了新的思路。”

“有点意思。”

这四个灵藏彼此说笑之时,土城外来自四方势力关注此地的修士,也都一个个感慨,他们知道,这一次守风一族出动,恐怕不是灭去一个药铺这么简单。

“这土城,将成为死狱了。”

“甚至按照此族的习惯,说不定还会在这里刮起一场常年不散的风,来告知世人他们的强悍与恐怖。”

“不过,你们有没有觉得,那位守风一族的老祖,进去的时间……有些太长了?”

时间,在土城外的修士低声谈论以及土城内的守风一族的等待中,慢慢流逝,直至过去了一个时辰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已经有人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无论是土城外还是土城内,这里的修士看向药铺的次数,越来越多。

直至守风一脉那四个灵藏,也都觉得时间过久时,他们彼此看了看,正要靠近,而就在这时,被万众瞩目的药铺,大门嘎吱一声,从内部开启。

开启的刹那,无数目光瞬间汇聚过去,这些目光里带着期待,带着兴奋,带着关注之意,可下一瞬,所有的目光都凝固了一下。

药铺的大门内,守风一族的老祖,脸上带着恭敬,慢慢的退出,一边退,口中还一边传出话语。

“打扰你们休息了。”

“是我不懂事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老祖点头哈腰,神色带着前所未有的恭敬,退出大门后,他甚至还抱拳,向着药铺内弯腰一拜。

“剩下的圣物,我马上就让人送过来,它们是一套的,分开的话不适合,留在我那里更是不安全。”

“以后诸位有什么事情,捏一捏那个玉佩就可以,我无论在做什么事情,都会第一时间赶过来。”

“这一次,真的打扰了。”

“非常抱歉!”

老祖身体颤抖,再次一拜,随后药铺大门碰的一声关闭。

寒风从四周吹来,落在土城,落在街头,四周一片寂静……

守风一族的族人,全部呆住,一个个茫然,而城池外的众修,同样脑海空白,他们看到了老祖的客气,风也将其话语送出,使众人听到。

可这一瞬,所有人都有一样的感觉,那就是不真实,老祖的话语与举动,出乎他们所有人的预料,在他们的认知里,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可偏偏,出现了。

寒风中,站在药铺外的老祖,觉得身体还在颤抖,冷意弥漫全身与之前的心悸交融在一起,化作了强烈的后怕。

他觉得身体好冷,自从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后,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还是凡俗之时的冰冷,但如今,这感受无比强烈。

而他也不敢多想,更不敢停留,此刻颤颤悠悠的转身时,其族人里那四个灵藏,也都惊疑不定的向他看来。

“老祖……”

“老祖,发生了什么?”

老祖摇头,目中带着无法压下的恐惧,低沉的传出话语。

“不要问,不要提,我们快走!”

这四个灵藏心神一震,簇拥着老祖,飞速离去,而在要离开这土城前,与许青接触过的那个白袍人,他如今迷茫无尽,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。

“老祖,那个小贼……”

他话语没等说完,老祖猛地转头,抬手一挥,轰的一声,这白袍人喷出鲜血,直接被扇出老远,落地昏死过去。

“那是大师,我看谁敢乱喊!”

老祖怒道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首页书架报错推荐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