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夜的命名术 书架
设置 报错 书页
A-24A+
默认
524、镇压式神的宫殿(1 / 2)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神代云午已死。

一代天选之子,神代家族中寄予厚望的天才阴阳师,就这么陨落在了表世界。

他心口上插着的那张扑克上,被鲜血染红的Joker还在无声的嘲笑。

可是,他的死亡,不如那一句“跪下”来的震撼。

传承了上千年的阴阳师,是神代家族祭祀的权柄。

每到春季,神社里的阴阳师大祭酒会在樱花之下,以式神起舞的方式来祭祀神明。

阴阳师在过去一段时间里,虽然很少参与联邦内的战争,但谁都知道阴阳师的强大,他们是神代家族的根源所在。

然而,就是这支神秘且古老的传承。

就是那些隐秘而又强大的式神。

竟然在一个凡人的“跪下”中,真的以“土下座”的参拜大礼跪下了。。

卑微。

恭敬。

不远处,神代云觉呆呆的怔立当场,此时他内心中的惊骇,甚至比刚刚被人以手指弹断刀身更甚。

他只觉得自己内心里有黑色的潮,在不停的拍打着心脏,而心脏如礁石般僵硬。

神代云夜也出神的看着,连那条被扑克牌切割成两条的手臂,都不觉得疼了。

他只觉得心里某个东西正在崩塌,不再那么神圣。

某些神圣的东西,随着这一跪,也跪下了。

这世上,怎么会有天生便克制式神的存在?!

楼顶天台之上,神代空屿喃喃道:“云罗哥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神代云罗静静的俯瞰着下方的人间:“神代云一传回来消息说,有人能够震慑式神,我先前还在想,会不会是他战败的借口,没想到是真的。这样的人,决不能留在世上,他会摧毁阴阳师的根基,那是名为源的东西。”

神代空屿面色坚定:“云罗哥哥,让我出手吧。”

神代云罗摇摇头:“放心,会有人出手的。不过不是现在,这柄刀还有用。”

事实上,庆尘所做的这一切也十分极限。

神宫寺真纪的血液震慑范围只有十米,而他在蜃气楼的影响下,根本看不见神代云午和式神到底在哪里。

只能用听觉。

所以他一往无前的发起冲锋,完全是以玩命的态度冲过了彼此之间的上百米,然后直到十米之内才说出“跪下”二字。

这一切天衣无缝,所有人都以为是跪下二字让式神跪下的,其实不是。

让它们跪下的,终究还是小真纪的血。

不过,庆尘让所有人都以为是他那一声敕令的作用,目的便已经达到了。

从此以后,他将是神代家族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神宫寺真纪则可以继续安稳的生活。

足够了。

这就是师父的作用啊。

然而就在此时,异变突然发生。

当神代云午死亡之后,那三名无主的式神像是嗅到了什么似的,纷纷化作一缕红色的烟尘进入庆尘手腕。

庆尘手腕处,那没人看见的一抹殷红,对式神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。

它们顺着那手腕上的血迹进入庆尘身体,一路奔向庆尘的脑海,寻找着应该存在的神桥。

真正的神桥。

看到这一幕。

苍穹之上的神代云罗也皱起眉头,不再像先前那般平静。

他紧紧盯着庆尘:“寻常人脑海里没有归宿之地,根本承受不住式神的反噬!强行收纳式神,结果只会是死亡!”

三位式神在进入庆尘脑海之后,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它们需要的地方!

这里没有归宿之地!

蜃气楼的楼船开始震动颤抖,影女在庆尘脑海里发出凄厉的哀嚎,雪女挥手间,想要将这里的所有意识都冰封起来。

式神皆为生灵死后的精神意志幻化,而这三位式神均是怨灵。

当它们开始失去理智时,那一切怨念几乎要毁天灭地。

庆尘只感觉脑子里无比混乱,连身体都失去了平衡,半跪在地上。

长街的霓虹光影之下,神代云觉敏锐的察觉到了异样:“动手!”

他身躯弯垂下去,合刀入鞘。

那仿佛是一尊雕塑,一身的劲力与精气神都随着断刀一起,收敛进了刀鞘之中。

拔刀斩,养神!

“杀!”神代云觉怒吼一声,他整个人如炮弹般轰向庆尘,那紧握的刀柄从刀鞘处弹起,一条银色匹练由鞘中迸发倾泻着。

待到太刀抽出,断刃之处却不知何时被银色的光辉续上了刀刃!

而此时,庆尘的意识仍旧被三名式神纠缠着。

听到风声,他下意识躲避,可脑海里的昏沉让他根本没法尽全力。

这神代云觉的第一刀,硬生生在他胸口又留下了一条绵密的血印,剧烈的疼痛让他下意识向后退出几步,可失去平衡的身体却踉跄的半跪在地上。

但刀势未止。

拔刀、居合、切舍御免,这本就是一套连杀之技。

寻常岛国剑道中,居合便是拔刀,可在神代家的剑道里,居合却是收刀。

拔刀讲究的是快准狠,以出鞘的无匹气势来斩断仇敌。谷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首页书架报错推荐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