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夜的命名术 书架
设置 报错 书页
A-24A+
默认
525、师父也有师父(2 / 2)
上一页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这是神代家族内部的真正少壮派,他们之所以要成为时间行者,便是要在夹缝中获得一份可以立足于家族的力量。

长生不死确实是一件好事,但一个家族里如果长辈永远长生,那年轻人该如何自处?

寻常人听说神代家老祖宗可以永生,只觉得神代家族会权柄稳固,却没想过这长生本就是一场祸端。

神代云秀说道:“一次死了四位天选之人,我们回去一定会被十位理事联席质询。”

神代云罗笑了笑:“这就是你我演戏演了十二年的意义所在。放心,人不是我们杀的,要怪就怪白昼吧。对了,北海道的人撤回来吧。”

“那个小女孩没有价值了吗?”

“不,”神代云罗缓缓摇头:“她有价值,但我还是那句话,不要尝试用一个小女孩的命运当做筹码。”

……

……

穿越倒计时,第七天。

清晨,秧秧带着小女孩走出网吧,两人就像在国内玩了一个包夜似的,一起伸着懒腰。

原本神宫寺真纪还是披散着头发的,现在秧秧给她梳了一个双马尾,简单省事。

秧秧懒洋洋的说道:“你现在的中单水平,跟我还是有一点差距,不过差距已经不是很大了,要加油。记得,就算回国了也要好好训练……”

“可我还是想打辅助……”小真纪说道。

“咦,”秧秧感知着周围的环境:“神秘事业部的人……都撤走了。小真纪,你师父成功了,你可以去看妈妈了。”

神宫寺真纪忽然低头:“师父一定付出了很多吧。”

“对啊,”秧秧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他肯定是把神代家族对你的怀疑,全都揽到自己身上,所以神秘事业部才会把这里的人撤掉……你先别急着哭,他肯定没事啦。真是的,骑士怎么能是个小哭包呢,不要哭啊,电子竞技不需要眼泪!”

神宫寺真纪怔怔的仰头看着这位阿姨,心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。

秧秧牵着她的小手往她妈妈家走去,小女孩疑惑道:“他们真的走了吗?”

“嗯,放心吧,我说他们走了,就肯定是走了,没人能躲过我的感知,”秧秧自信道。

只是,两人快要走到小女孩妈妈家那栋楼时,却见一个中年女人拎着垃圾袋当武器,正挥舞着想要驱散那些楼下蹲守的人。

女人怒吼着:“我都说了那不是我女儿,我已经不要她了,你们想要赏金去找她啊,来找我干什么!”

女人头发蓬乱,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,似乎改嫁后的生活也不尽如人意。

那是被生活打败了的模样。

女人看着那些蹲赏金的人,愤怒极了:“都给我滚!”

“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想干什么,我们在你家里装了窃听器,你和你男人就是商量着如果等到女儿,就用她换赏金!”一位私家侦探说道:“这赏金拿的,不觉得烫手吗?!”

“关你屁事!”女人将手里的垃圾扔了出去,里面的东西泼了私家侦探一身。

这一幕,对小女孩来说太过残酷了。

秧秧还没反应过来,小女孩便已经转身离开。

“哎!”秧秧跟了上去:“阿姨请你吃早点好不好啊,你想吃什么?”

神宫寺真纪没说话,她只是沉默着走向海岸线。

那原本幻想中温暖的画面没有出现,反倒是人世间的残酷,再次击碎了小女孩最后的憧憬。

她来到寒风习习的海岸,找了一块黑色的礁石坐在上面,秧秧也没哄过孩子,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。

小真纪突然说道:“秧秧阿姨,你不用安慰我的,我没有那么难受。”

“那就好……”

小真纪看着大海继续说道:“其实我早就不想来看她了,如今看那一眼,也只是不想白费师父的努力而已。我现在,反而更担心师父怎么样了。”

“你可以给他打电话啊,”秧秧拨出电话,递给了小真纪:“喏,打通了。”

电话还没接过来,里面就传来庆尘疲惫的声音:“喂?”

“师父,”小真纪委屈巴巴的说了一声。

刚刚她走了一路都没哭,此时听见庆尘的声音却立马哭出来了,所有委屈都有了倾泻的地方。

“见到妈妈了?”庆尘似乎一开始就知道,这次见面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
这个世界就是如此,有人抛弃你一次,就会抛弃你无数次,这是庆尘用自己的人生,领悟出来的道理。

但是小女孩想看一眼,那他就制造这个机会,那是小女孩自己做的决定,他没权力帮她拒绝。

小真纪抽泣着说道:“师父,我好想你呀。”

“没事,很快就见到我了,”庆尘笑着说道:“秧秧阿姨是不是又带你打了一晚上的游戏?”

“啊,没有,”小真纪看着张牙舞爪的秧秧,赶忙问道:“对了师父,秧秧阿姨说你是时间行者,还说你马上会很危险……你一定要安全回归啊。”

庆尘笑了笑,温柔道:“没事的……师父也有师父啊。”

……

今日两章已更

上一页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首页书架报错推荐

报错